Nov 4 2012

要关了

这个域名大概是从05年开始用的,博客刚兴起的时候很不满那些bsp(blog service provider)的服务。索性自己注册域名,找了空间自己装的wordpress。当时还带着当时的gf现在的lp参加了在北航举办的第一届中国wordpress camp(真是有够无聊的,当时还是个it男吧)。后来嘛,不断地有朋友进来合租空间,慢慢的这个大家庭就起来了。期间不停的有人来有人走,但是基本上保持了7~8人的规模。于是这个空间也不仅仅就属于我自己,还有不少房客呢。当然最大的好处就是费用分摊后变得极其便宜,3年每人也就不到300RMB。我作为首席会计每次新的缴费周期都要算一次账。现在改为3年交一次费,算账的次数也少多了。

自己的博客,差不多就是从05年回到北京开始记录。之前的msn space上的也尽量迁移了过来,基本上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历史记录。现在回回头看,日子过得算是踏踏实实,偶尔从头看过来,也是觉得欣慰和自豪。这么多年,好像没有删过帖子,哪怕是质量不高的,也留在那里碍眼了,呵呵。算是个人习惯吧,不喜欢毁尸灭迹似的擦掉重来,因此生活中的每个选择,其实是要很审慎的对待,所幸没有什么让我觉得很后悔的决定(其实是有,数量不多)。当然,据个人观察,时不时喜欢删这删那的人多数品性都很有问题(大多数,不绝对吧,免得有人反驳),所以随着岁月的流逝,就有了这个看起来没什么高质量帖子的博客。它的存在,就像自己不成熟、不精彩、没有准备的青春一样,慢慢的留些斑驳的印记。

不过这几年,随着微博的兴起,写博客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其实不是喜欢微博,我内心里是很反感微博这个东西的,短短百十来字,能写出个屁内容呢?连个完整的意思都没法表达。正因为如此,微博上只有碎片似的垃圾,或者晒到处出差飞机酒店,这得是多悲催的工作没有了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或者晒美食包包,这得有多庸俗无味;或者整天无病呻吟晒悲观寂寥,这得有多寂寞闷骚;或者转各种心灵鸡汤公知语录;这得有多盲目是从…..其实我自己也是,很多时候不经大脑就转了、回了。其实也不知道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但是架不住认识的人、关系都在微博上,好像不由自主就要上去看看,就像逢年过节就得给平时八竿子打不着一年到头也见不了一面的联系人群发短信一样,大家都知道没营养,但是不做好像又不好。时间长了,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碎片的东西习惯了以后,阅读和写作都出现退化,尤其是阅读,很难静下心来看大段的文字。读书都快有障碍了。于是下定决心不再用微博了。决心归决心,做起来还是要克服习惯的惯性的,大概需要些时间,慢慢来。

按说说了好多微博的不好,似乎回归博客应该是正确的决定。不过这里也不想留恋了,因为虽然可以完整的表达一些东西,但是对象不存在了。以前有个什么事,总想让别人知道和分享。后来慢慢发现,其实真正需要分享的人,根本不需要这种方式。生命中重要的人,我做的每件事,都会不由自主的向他/她们汇报,事无巨细,会让他们时刻掌握我的动向。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由博客承载的。反之,一些信息放在博客上公开,又显得不伦不类,毕竟倾诉是讲究对象的,没有特定的对象,怎么说似乎都不太对路。

尤其是年纪越来越大了,就越来越懂得,生命中只有极少数的人,是需要向他们诉说和汇报的。所以,博客虽然展现形式上完整,但是目的和意义已经不存在了。因此存在的必要也不大了。你也知道,这世界上没都少人喜欢听你唠唠叨叨的,哈哈

因为这个域名是作为主id注册在空间上的,所以还不能立即删掉。就让它再在这里一段时间吧。等到3年的服务期满,看看是否可以找另一个用户来代替。如果不行,那就一直保留这个域名做僵尸下去吧。


May 17 2012

关于职业这件事(五)

之前4篇已经说了在大外企、小外企、民企(尽管也是国外上市公司)的经历,加上自己在初出校园就进入的国有银行,基本上能进的企业类型都已经体验过了,虽然并不像有些人在一家企业做上7~8年那样久,但是早点儿经历不同,结合性格还有自我感觉对决定未来的路怎么走还是很有帮助。年轻的时候,无论是试对还是试错,都没有太大关系。但是一旦过了35岁的坎,再想换方向就难上加难,那时候只能依靠自己前10年的积累来换。如果年轻的时候一直随波逐流随遇而安,恐怕有一天被你所在的组织和公司抛弃的时候,很可能欲哭无泪啊。前车之鉴太多,不可不察啊。

无论你在哪种性质的单位,本质上并无区别,人类社会特性决定了,永远只有少数人过得比较爽,大多数人都在底层。你在外企,上面的管理层的位置有多少?大部分人还不是小兵,残酷的是小兵长成了老兵,然后被新鲜血液替掉,下场可能会很悲惨;当然了,就算你在稳定著称的体制内做公务员,一样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爬的上去,看似铁饭碗不会裁员,实则有更多限制条件–能力不行上不去、光有能力不合群上不去、什么都好年纪大了照样上不去,因此在公务员队伍里,更加不容易啊。要是毫无追求的话,一个月拿个几千块钱也能一直熬到退休。

说到最后,一个人的职业发展,跟别人无关,跟单位无关,只和自己的规划和执行有关,当然,运气也是必不可少的啦。所以,千万不要随意把别人的目标当成自己的目标。在特定的时期为某家雇主工作,应该是因为在这个年龄段,你和这个职位有着较多共同的目标。切记应该按照经营一个生意一样的经营自己的职业生涯。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其实如果生在发达国家,大可不必把职业规划搞得这么复杂。因为国外的环境较为稳定,不会有太多变数,做一份白领的工作足以让你在社会中过上体面的生活,较为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也能让你在失业之后不至于饿死。在国内,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一切都在不停的变化中,各行各业都是一边做一边摸索一边转型,很多东西没有先例,拿过去的经验做参考又不太靠谱。每个人都不得不为自己和自己的小家庭多做考虑。每当看到满足于现状的(甚至是蛮有优越感的)外企员工时,不得不觉得他们too sample sometimes native. 哥可是见过N多高中低层被各种原因lay off的啊。自修多福吧。

完了,说了半天,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哪里都不好,怎么办啊。工作本来就是将就一下,享受工作带来的优点,忍耐和忽略缺点。冷暖自知,重在选择。但是接受一个东西不等于把它变成你的生活。生活的追求和目标还是要坚守,不然就沦为工作的附属。自以为是优秀员工,然后在单位裁员的时候欲哭无泪。

经过几次变化,有些小小的体会:
1. 不要因为对一个地方不满而换工作,因为换了一家也是同样的失望。生活不在别处,所以即使要换,也要汲取了足够的养分,把这个地方的优点吸收掉,并从缺点中总结出教训最好想出解决方法。然后再走不迟。

2. 不要贪图轻松和高薪。没有地方会养闲人的,稳定和高薪建立在你能够持续不断的给单位带来收益,否则的话,你的力气和青春用光之日,就是单位抛弃你之时。

3. 不要太过迷信个人能力。多把时间和精力用在观察和提炼行业特点、盈利方式和人脉建立上。学会利用组织的力量,争取建立自己的队伍和目标。使得个人的经验和智慧通过团队放大。形成稳定而有力的影响力。这才是谁都抢不走的财富


May 12 2012

关于职业这件事(四)

这一篇的重点是民营企业部分。

在小外企期间,工作的还是满顺心的,接的客户也很不错,直接和国外公司的亚太区一把手和二把手一起工作,收益颇丰。但是天有不测风云,10年下半年,这家公司被IBM收购了。本来我们的合作进展非常好,马上就要在国内开分公司了,结果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故事。也罢,既然无力改变,不如在寻找新的平台。

之前一直合作的一个国内民营企业,一直感觉人都很靠谱。所以作为了第一选择。当然,毕竟是涉及一次变动,之前还是考虑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具体细节就不表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终于还是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民营企业(也是NYSE上市公司)。

在这家企业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刚到不久公司就在海外资本市场上遇到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危机,然后经过了几个月的等待反复,终究还是没有挺过这一关。当然,了解一个地方,不一定需要很长时间。在这几个月里,慢慢体会着中国特有的生意和组织环境。

民企成长与国内复杂和多变的商业环境中,兼具了体制内的运作思维和体制外的灵活、舍得砸钱,这两点比外企好太多了,很多东西不需要跟领导解释来解释去,一点就透了。领导们做事呢,比较有长远眼光,毕竟自己领导的团队要在自己所在的行业内立足,是要有长久的口碑的,先做人后做事还是多数人的共识。在公司内部人员相处,也是很江湖的方式,义气啦什么的比专业性有更高的优先等级。当然,从另外一方面讲,人与人之间、下属与领导之间,相处起来也会更心累一些,毕竟国人与国人之间,心意相通、想的也就更多更复杂一些。

从这时候开始,终于认定了无论在何种组织、圈子里面,真正关键的也是最难建立的,是信任。能力也好、资历也罢、都要往后排。这一点上,对着外国人还是本国人,其实都差不多。


May 9 2012

关于职业这件事(三)

继续书接上回

经历过大外企和小外企的不同环境,对职场的一些现象慢慢开始有了深入一些的想法。这世界上当然不可能存在一个没有缺点的地方,不过对不同环境的经历和反思,应该能够慢慢评估自己适合哪种地方,思考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一个人,无论他在大外企呆多久,都不会完整的了解一个生意是如何做起来的,因为从视野上,人尽其职造就了断层;从时间上,没有经历完整的创业过程又造成另一维度的断层。大外企能够给人的,是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多部门协调能力、照顾各个不同部门同时又凸显自己价值的政治敏感度和手腕。但是你想交给他一个生意去做,怕是要失望了,因为他们不沾地气,缺的东西太多;小企业造就的,是广而不专的多面手,是简单有效但是没什么理论支撑的游记战术。一个小企业的人,纵使什么都会,但是极难去大企业里面去指挥正规军。因此,从大企业出来的人,最好的去处就是同行业同性质类似规模的企业,职业经理人一做到底;从小企业出来的人,最好的去处就是自己立起一滩事,通过小团队高利润转型快的特点去赚自己的钱。当然,各行各业总是有一些大牛,能够举一反三,跨界经营,就像共产党从游击队起家,在战争中壮大自己,也能成为正规军。不过大多数跨界者,转型的时候荒废了之前的积累从头做起,这个实在是很可惜,毕竟人的青春、用来学习的时间是很有限的。

接下来,就要进入下一站:民营企业了。在这之前,先说说职业和事业的事。

有不少人一提起工作,就马上进入了职业岗位细分的模式:你是销售、市场、行政还是研发、技术等等。其实这些仅仅是工作性质的区别,你说销售和售后支持差别是极大的吧?没错。但是,这种差别没有达到能左右你的命运的地步。工作时间越长、经验越多,越容易从现实中的惯例和常态来思维问题。这种现象在大型企业尤其的严重。所以大企业的人常常把职业混同于事业。举个例子来作区分,教师是个职业,而开学校传播知识是个事业;做医生是个职业,而运营医院救死扶伤是个事业。事业是有其价值取向的,职业仅仅是一个被技能描述了的工作角色。事业是有成败的,而职业永远没有成败一说。一个出类拔碎的高级职业经理人,如果他没有公司的股权,仅仅是个打工仔,这个事业说实话跟他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有另一个大字不识的暴发户,虽然他什么都不懂,但是出钱投资入股做一件事,那也是他的事业。从这个角度来讲,事业是方向、职业是手段。目前过于强调手段而不太关注方向的现状,跟社会上缺少思考与创新的教育不无关系。大家只评价能“把事情作对”的人,很少去想如何做“对的事情”。有时间一定多反思,自己现在在做的是一件什么事,而不必花太多心思去想如何从一个小兵变成manager乃至总监等等如何往上爬,因为这事人人都会想,但是想也没什么用。


May 7 2012

关于职业这件事(二)

书接上回
从IBM出来后,给了自己半年的时间游山玩水,远离大城市,这期间去了新疆、福建、广西广东还有陕西。算是人生一个小小的中场休息。可惜没有完成走遍中国的计划,半年实在是不够用啊。
怀着找个小型企业全面锻炼的目标,来到了某DG公司。为此放弃了某当当网带期权的offer。后来1年多后当当就上市了,颇为唏嘘了一番。
新公司是个以商业咨询和服务为主的公司。老板是外国人,公司规模很小,没有那么多层级。颇为符合之前的愿景。于是就这样开始新的征程吧。
作为咨询公司,其实是通过关系和行业知识,为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并收取服务费用盈利的。在国内,跟甲方聊天的时候,人家总要说上一句“咨询公司就是拼关系嘛”的评论。对于咨询,确实是一个大忽悠型的行业,简单点儿说,就是给别人当师傅,教人家怎么做事,但是自己其实不一定动手。教完了收钱走人便是,管他们干完以后是不是真的有用呢。这个领域里面有几个非常大的名字,比如麦肯锡,IBM收了普华永道咨询后成立了GBS部门等等。咨询也分不同的层面,最高屋建瓴的战略咨询和现在很常见的IT咨询、实施咨询虽然都叫咨询,但是内涵是天渊之别。总而言之,干咨询最好务虚而非务实,否则就要走包工头路线,这样需要企业规模扩大、人均利润率降低,回到苦哈哈的传统行业了。切记做咨询,忽悠才是无本万利的价值提升所在。在这种价值的驱使下,想麦肯锡给朗讯做的20多个亿美刀的咨询,还没完成朗讯就倒闭了;同样的案例,IBM也发生过。咨询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可见一斑。

说的有些跑题,有关咨询的东西还有太多,不在这里赘述了。还是回到职业发展的角度回归小型外企的话题。
之前在大型外企动辄10层8层的reporting line在小外企里当然是不存在了,一共大概就3层:干活的,小team leader,GM。完了。相当简洁。虽然从垂直的线来说简化了,不过横向覆盖的面就大多了:甭管销售、技术、市场、行政、法务、税务、物流、装修、库管等等等等,要用的时候没有什么依靠,都要亲力亲为。我们一直自嘲在某DG公司是没有JD这东西的,都要随需应变的学习和处理一切事情。这是小型企业最大价值所在—他没有螺丝钉的职位,每个人都要独当一面。一件事情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低效率的争论,直接就要硬顶着上。在这种动态的环境下,可以全面的锻炼人。如果说在大型企业你只是熟练的知道一件事怎么做,在小型企业你可以更多的接触到为什么做这件事、有多少种不同的方法做同时你还要决定选择哪种方法。

因此在小外企,解决了大外企的头一个弊端“缺乏授权”,在小外企你可以决定一个事情怎么做,与谁做,是否选择外包等等。这样再出去谈事情的时候,会少很多阻力。毕竟谁也不愿意跟一个不主事的人谈判,对吧。因此这是小外企的一大优势。
但是小外企解决不了大外企的第二个弊端“不稳定”,因为小企业本来就不稳定而且更加不稳定。因此,小外企注定是职业生涯的一个中转站。

第三,有关于信任的问题,虽然是小外企,但是毕竟还是外来的和尚啊,人种差异使得信任极其难以建立,这点上,跟大外企没什么两样。
既然经历了一个公司,还是最好学学它的优点,借鉴它的不足。
具体到某DG这个公司,他的规模虽然不大(有内在原因),但是选择的细分领域还算不错,否则也难以支撑10多年。但是有利就有弊,正因为选择了帮国外公司做市场进入,也导致单子不可能很大。加之小公司的风格受CEO的影响太大,因此难免带上了CEO的性格缺陷的烙印。这成为公司的瓶颈之一。

未完待续….


May 6 2012

关于职业这件事(一)

身边的同事也好朋友也好,每年都会动荡几次,尤其是工作上的变化居多。人生正道嘛,倒也正常。不过这动荡似乎也太多了些。我自己简单回想了一下,就发现这职场上的事情,还真是能简简单单的毁人不倦呢。

从7年前加入IBM开始,就算开始了外企生涯,在IBM的4年时间里经历了三个部门,和三个一线经理打过交道,这三位经理中,有春风得意很有前途的也有被冷落在一旁苦哈哈干活的还有自我虐待型争取上位的。在每个部门里,咱都是听话听指挥,主动表现兢兢业业的。但是年底评绩效则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故事,有时候经理会跟你诉苦说“今年大家涨薪都是这么少”云云,有时候会搪塞你“今年你的涨幅百分比是最多的”废话基数少当然涨幅大啦?!,还有的时候无比简单“今年公司policy,freeze了所有的涨薪和升职”,这时候你只想问候公司他们全家—如果有的话。当然,我也不是说这些经理不好,背后是有深层次原因的,放在后面细说。

因为外企在中国也不少年了,但是外国管理层一万年也不会信任中国本土团队,中国区甚至是亚太区在总部看来只不过是一只能下蛋的母鸡,压榨一年是一年,每年还都要有业绩的增长。至于这个市场是否应该有这么多的业绩,如何达到这个业绩,那时没人关心的,总之,数字在那里,谁能做到谁就做中国区的位子。在这种急功近利的指导方针之下,从上到下都把数字压下去分掉就好了,搞得人心惶惶,各种非法手段也无所不用其极,直到现在能看到的就是国内代理商压货之类的乱象。当然,这种现象还有另一个原因:外企的亚太和中国分公司高层一般都是港台还有新加坡马来人把持着。这些人更不可能真正植根于中国,也没有对本土市场的深入理解和人脉。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层层压榨下面的员工,分帮派系互相倾轧。利用英语和人种的优势,只要对上面能够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应付好,就什么都好了。这一点上,倒是和体制内非常的相似。所以也不用把外企想的多么的光鲜,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是无法退出的。

这里面就引出了外企的第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缺乏授权!! 从外企层级来讲,一般分小兵、一线经理、二线经理、三线经理(一般是总监或者大部门总经理)、VP(副总裁,仅仅是名头,外企里面数量非常多)、中国区GM/President、亚太区EVP/SVP、总部分管SVP、CEO。你看看,这条线够长了吧,中国区的老大也就是GM这个职位,已经是很接近上层了吧,至少看起来是如此的。但是实际上呢?中国区一把手每年见到决策层的机会,一年能有两次就不错了。所有工作都是在亚太区进行,总部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只知道你的数字是不是能够让他们跟股东交代而已。如果出了什么问题,也就简单的找个替罪羔羊就好了。整体上公司的所有事情,就通过一种叫做流程的东西层层审批,并引入很多为了这个流程而加入的岗位,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这当然不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的。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保证公司运营的稳定,而部分上降低了效率。这样的体系得到的结果就是,公司并不依赖于某个人,大家都是螺丝钉,换了谁都行。这就引入外企的第二个无法解决的问题:不稳定。你不要想着在一个五百强多么多么牛逼的企业,就很稳定,大错而特错。你的青春用完,分分钟把你换了,45岁以上的人,在外企能有几个?大家有兴趣可以好好好好数一数。也可以看看他们现在的状态如何。既然不是长久之计,就要早作打算啊

为了看看外企的管理层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从IBM出来之后,转成选择了一家小外企。未完待续…


Apr 5 2011

清明扫墓行

清明回老家上坟是家里习俗,不过多年来都是父母操持,他们也不想我多费时间,所以他们都不带我去。今年父亲身体有恙,我就随家里其他亲戚一起开车到乡下上坟。

张家中去世老人,与我至亲的有三位:老太太,爷爷和奶奶。老太太是奶奶的生母、爷爷的岳母,也是从小带我的人,我印象深刻,反而是奶奶,英年早逝,我未曾谋面,只能从照片上认识她。常有人问我长得像谁,其实我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我更像奶奶一些。

家中祖坟,只有老太太和老太爷的合葬墓。两人去世时间相差甚远,老太太守了很多年的寡,她一个人带大唯一的女儿(我奶奶),因此在族中,老太太也是被人尊敬的。因为农村习俗,若是有个儿子,还是有人愿意守着儿子的;若是只有女儿,基本上都会选择再走一步,不会守寡的,因为女儿长大出嫁,自己很可能孤独终老了。尤其是老太太,守寡时我奶奶才只有几岁。这意味着老太太92年去世时,已经守了52年寡。半个世纪给历史很短,给人生太长太长了!

老太太身上的劫难还没有完,好不容易把奶奶拉扯大,成家嫁给了爷爷,然后就赶上文革。奶奶因为祖上成分不好,连累爷爷一起受到冲击迫害。最后万般无奈之下,为了保全爷爷和一双儿女(时年11岁的爸爸和9岁的姑姑),投河自尽。老太太刚刚拉扯大的女儿就这样没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女之痛还来不及承受,两个外孙子女又需要人照顾。从此老太太又帮爷爷(她的女婿)把我爸爸和姑姑带大。等有了我,她又开始带我。老太太一生带了3代人。

爷爷一生敬重老太太,工作变动多次一直带着老太太,给她养老送终,最后入土为安回归故里,回到她52年前去世的亡夫的墓地合葬。

奶奶生前是公认的美女+才女,这事我只能从照片上得到印证了。就是家里成分是地主,所以文革时一直受冲击,连带爷爷被迫害,晚年爷爷头发稀少露出头皮上的斑斑伤疤,就是那时候被人揪头发揪的,站牛棚一站就是一天(站在凳子上,使得人无法站直,只能弯着腰),被人压着仰在地上被人轮番踩过…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在爷爷去世时他的战友才透露了一些,有些太过残忍谁都不想再提。奶奶实在无法再看爷爷被迫害,某天夜里投河自尽,第二天爷爷就被放回来,家里孩子痛哭,已经找不到妻子踪影了。

每年奶奶的忌日,爷爷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没有一句话。临终前,说奶奶的灵魂,已经顺着河流归了大海了,因此要把他的骨灰和奶奶的骨灰一起海葬了。2009年我们帮他完成了心愿,在天津塘沽出海,把爷爷奶奶两人的骨灰,合在一起,洒向大海。捧在手心的骨植,像要吸干我的灵魂一样变得异常沉重,人云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奶奶虽是个平凡的人,但大义深情,却非庸庸之辈可比;爷爷重情,两人成就了彼此的感情,虽没有树碑立传,甚至连骨灰都没有了,却为家族后世祭奠。

一边是黄土坟茔,一边是碧波大海;一边是半生辛劳寂寞,一边是半生穿心痛楚。两种归宿,两种人生,却都是情义所在。

清明扫墓,怀念先人,我很幸运,亦当做得更好。爷爷奶奶还有老太太,即便身不能至,也要心向往之。其实爷爷奶奶海葬那天,自己已经下定决心,我死后,也要和挚爱一起同归大海,看看日出日落,喂喂小鱼小虾….


Jan 26 2011

人生第一张白金卡到手

在此之前,浦发普卡8k、工行中油金12k、广发真情金15k、工行AE金50k、中信国航金50k、招行经典金35k直到现在的工行Mastercard经典白金500K。白金之前,优化到手里只剩3张金卡:招行VISA金,中信国航Master和工行AE金,总额度157K。刚好覆盖了VISA,Master和AE。现在一张Master白金就超过了之前3张卡的额度,重新优化后可以考虑只保留2张卡了。

白金卡和之前的金卡之间是独立额度。但是白金卡内部rmb和美元是共享额度的。

5年时间,从8000额度的普卡到50万额度的白金卡,算是从一个小小方面反映了自己的进步吧,再接再厉。另外,感觉自己跟工行的缘分比跟招行好,呵呵。

罗嗦了那么多,还是上图吧

号称“黑白菜”的卡面其实不是很好看,但是跟旁边的PP卡衬托下,还算能看,呵呵。果然没有最丑只有更丑啊!

厚厚的三大本手册: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