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15 2010

最讨厌石锅拌饭

每次都吃不饱…怕热,别人都吃完了我这还有大半碗.Sigh~~~~~


Dec 14 2010

42层的风景

午饭后独自跑到大厦42层溜达,之前整层都没有商户,通透的大厅可以环顾京城景色。现在发现有一部分已经开始装修了。

北京的冬天,伴随着西伯利亚来的冷风,把常日的灰尘一扫而空。通透的空气能够从脚下的工体一直望到西山。视野里既有近处的老平房和学校,又有繁华的三里屯地区里面另类的三里屯soho。高高的这种住宅楼一直延伸到视野尽头。千万人在这座城市中忙忙碌碌的生活,大多数时间、大多数人就像蝼蚁一样,习惯于自己的习惯,默默承受着生活加于他们的一切。不知道是否有时间好好想想生活的意义,但愿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古人喜欢讲登高远眺,高处确能给人不一样的视野和心情,不过其实到不到高处倒无所谓,只要能时不时的跳出自己日常琐碎生活的圈子,从别的角度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自然就不会陷入死胡同。心静如水,世界自然就静了。小沟小壑何足挂齿。早习惯了平静的对待一切变故,凡是尽量顺其自然。不过如果为了某些原因,一定要去和整个世界作战,那就放马过来吧。或平淡如水或轰轰烈烈,其实根本就是一回事。心宽了,路就宽了。

42层,风景很一般,但是心情很畅快。


Dec 12 2010

2010就要过去了

大家都开始整理一整年的回忆。Hyi已经早早的把图文并茂的2010告别文写好了。水木上的WL版也慢慢被年终总结充满了版面。自己倒是心如止水一点都不想写,其实2010发生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时间是很公正也很残忍的,一切都会成为过去。我所期待的永恒,估计永远都无法实现吧。不想写,是因为不想告别。

签名依然写着时间证明一切,他老人家真的很给力,验证周期通常不超过1个月。

物来则应,过去不留。最近写的比较勤快,是因为心不够静,心有杂念难免乱了方寸,不过事情总会越变越好(大多数时间,不绝对)。以后这里应该不会这么频繁的更新了,谢谢各位捧场。希望明年会有更好的变化,无论是自己还是各位朋友们!


Dec 12 2010

理发后的无聊活动

其实主要是为了试试EX580II, 之前差点儿动了心思把它卖了。比对之后发现人像一定得上灯啊,不可能指望环境光能有多好的效果。双灯实验可耻地失败鸟—没有地方固定第二盏灯,也没处固定反光板。于是乎最土的用了机顶外闪屋顶反射加眼神光板的最普通方式。头发光就不用指望了。因为是单灯,没啥可看的东西,无需评价了,就当展示发型好了。经过上周的颠簸和劳累,好像真的如同事所说的瘦了。

哦对了,为了离机闪而买的永诺的TTL连接线也不好用,插上了相机就认不出来外闪,不知道是什么故障,也没时间细看。难道真的要上MiniTT5?淡定淡定,想想之前闪灯都要出手了,不要再进别的东西了,不稳定得很,Ezybox也可以省了。

更新一下,在家的时候没有鼠标,懒得调整。但是还是应该调整一下的。于是在办公室动了两下鼠标。就调了下曝光和饱和度。破电线懒得弄了。Lightroom懒人都喜欢…


Dec 12 2010

无题

神说: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Dec 11 2010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鲁迅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鲁迅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已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将傻子赶走。

听到了喊声,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

“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我首先叫喊起来,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他恭敬而得胜地说。

“你不错。”主人这样夸奖他。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聪明人也在内。

“先生。这回因为我有功,主人夸奖了我了。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实在是有先见之明……”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

“可不是么……”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


Dec 9 2010

卡的夫


蛋蛋如你所愿。不过卡迪夫这是什么诡异天气啊。地中海气候冬季寒冷湿润?小心风湿。另汗一个翻译﹣姐夫于海口飞机上


Dec 9 2010

一天四城

这是什么安排啊,上午在郑州,中午在内蒙古,傍晚落在长沙,深夜到达海口。终于实现了一天同时出现在4个地方。好在时来运转飞机都很准点,使得专门飞赴内蒙古的一小时的会谈没有被耽搁。

海口的海航酒店大楼听说是地标性建筑,抱歉太晚了没看着。34层的公寓楼层还蛮温馨的。拍了几张照片。太晚了明早有会要早起。上几张图片交差。





紧张的行程间隔给spring打了个电话,明天(其实是今天了)晚上8点多种应该能落北京,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她那里。“没关系多晚我都等”,还能说什么呢?“多晚我都去”呗。反正也都累过劲了,不顾形象直接去好了

电话服务中心
–“预约明天早上7:30的叫醒服务”
–“先生你是说今天早上7:30么?”


Pages: Prev 1 2 3 ... 8 9 10 11 12 ... 42 43 44 Next